这是描述信息
搜索
搜索
新闻资讯

新闻动态

资讯分类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
/
江南茶女

江南茶女

  • 分类:久扬文苑
  • 作者:李峰
  • 来源:久扬茶业
  • 发布时间:2016-04-08 12:00
  • 访问量:0

【概要描述】

江南茶女

【概要描述】

  • 分类:久扬文苑
  • 作者:李峰
  • 来源:久扬茶业
  • 发布时间:2016-04-08 12:00
  • 访问量:0
详情
    近年来,在湖南安化千两茶发源地的古镇江南,镇内已是茶企林立,其中在格外引人注目的308省道旁边的黑茶工业园里,上了一定规模和水准的茶企就有五、六家。而在茶厂里工作的,50%以上是女性。她们有的是在生产第一线,有的是从事着捡茶、茶艺和保洁等方面的工作。她们几乎都是本地人,我们称她们为——江南茶女。
    湖南久扬茶业有限公司的保洁员谌满花,就是一名颇具代表性的江南茶女。她四十来岁,个儿不高,长相平平,脸上时常挂着微笑,待人处事和蔼可亲,做起事儿来亦是雷厉风行。
    她在厂里当保洁员已有一年多了,问及她对待自己的工作怎么样时,她回答得好自干练:“累是累点,但我蛮喜欢的。”
    从她的言语中可以看出,她的文化水平并不怎么高,而且有着纯正的江南农家妇女那种干脆利落、不修边幅的“味儿”。
    她家住在江南镇的江北岸边,丈夫是一个过继而来的、老实巴哈的农民。他俩膝下有一双儿女,加上田土少得可怜,虽说“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地忙忙碌碌着,但平时的日子依然还是过得紧巴巴的。早些年,她和丈夫为求生计,先后与乡邻们一道,拖儿带女地走出了大山,随着南下大军,在沿海各地四处打工,可由于读书少,又没什么一技之长,纯靠着做“死工夫”,每月换来的几个辛苦钱也仅能养家糊口而已。可是,随着打工漂泊的时间一长,一双儿女的慢慢长大,生活便更是越来越捉襟见肘了。啥办?他们夫妇俩人显得有点六神无主,束手无策。
    而恰在这时,家乡的安化黑茶已是声名远播,席卷全国,各类茶企也如雨后春笋般不断涌现。特别是安化千两茶发源地的古镇江南,尤如一夜春风来,沉淀了千年之久的安化黑茶文明又再次在这里鹤声吠起,出现了“家家户户上山岗,男男女女下田地”的栽种茶树热潮。政府更是因势利导,在交通与通讯十分便利的308省道旁边建起了面积达500多亩的“黑茶工业园”基地,以其各种优惠政策,吸引引进投资企业,先后就有高马二溪、梅山、老顺祥、道然和久扬等“势力型”茶业“落户”到了黑茶工业园。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本是纯朴、厚道的安化山区人的特点。当家乡的发展变化情况传到还在南方某企打工的谌满花的耳朵里时,她似乎看到了一种久别了家乡而就要回家的自豪感和幸福感,更看到了家乡山岗上那片片、那层层、那棵棵绿意葱葱的原始茶树在点头示意、招手致敬。她顿时心花怒放,激动不已。一向在家比较“霸道”的她,也就不管三七二十一,辞去了自己和丈夫的打工工作,带着一家子回来了。
    “回家的感觉真好!”谌满花回家后,她万万也没有想到,一直在外面打工的张三、李四、王五也回来了。她们有的背着背篓,有的拿着锄头,有的挑着簸箕,或上山或下地,或带着祖辈们传下来的捡茶工具或传承下来的制茶手艺,进了一家一家的茶企。昔日除了一些老人和留守儿童的村里,而今已是今非昔比了,年青年壮者簇拥着走进入了村里的“茶叶培训班”,家家户户的烟囱袅袅婷婷,她感觉到好自幸福。
    就这样,她似乎是受到了启示似的,脑壳里立刻“灵光”闪烁,不仅也走进了“茶叶培训班”,而且还从家里找出了一把把早已锈迹斑斑的锄头和斧头,与丈夫一道上山下田,修整乱石山岗上被杂草丛生包围着的茶树,整理荒芜了十多年的田土,栽种上了茶树幼苗,认真谋划着一家人的“茶道幸福路”。
    俗话说:近水楼台先得月。坐落在江南黑茶工业园里的湖南久扬茶业有限公司刚刚将招工的公告张贴出去,谌满花就立刻得到了此信息。她似乎胸有成竹似的,凭借以前在沿海地区打工的经验,提前准备好了各种资料,立即与丈夫摆渡过江,来到了久扬茶厂。
    久扬茶厂的大门口围满了前来应聘的男男女女,谌满花见缝插针地挤到了最前面,自然也就成了前几位走进“应聘现场”的人。
“请问你有这方面的经验吗?”谌满花面对“考官”,递交了各种资料,“考官”看完她的资料后问。
“有呀!我们江南都是世代种茶制茶的人,对做茶没有什么问题。”多年在外地打工的谌满花,不仅胆子蛮大,而且还讲得一口较为流利的普通话。
“还有其他方面的工作经验吗?”“考官”进一步追问道。
“有呀!我和我丈夫在沿海地区打工十多年,曾在工厂里当过生产工人、宾馆里当过服务员、学校里当过卫生员等等。你们厂里的事儿,如捡茶呀!压砖呀!保洁呀!我都能胜任。”谌满花好为自信。
    “你和你丈夫在外面打工打得好好的,为何都要回来呢?”“考官”突然提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问题。
    “在家日日好,出门天天忧,这是我们打工人在外面闯荡时所总结出来的。我们过去之所以选择出去打工,完全是因为家庭生活困难所逼。可真正要在外面打工,却又真是难为我们了,既不能尽孝照顾老人,又不能尽责关心孩子……”谌满花稍稍思考了一下,便开始了一段颇有情感似的回答。她说话时,那眼睛里显然有点红润,情绪也很有一些激动。但她还是努力地控制了自己的思想波动,然后接着说:“现在好了,我们安化黑茶已享誉全球了,你们茶企也落户到我们的家门口了。现在,我们既可以源源不断地为你们提供正宗的本地纯原料,又能给你们输送大量的劳动力资源,这不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事情吗?”……
    别看谌满花读书不多,可她在十多年的打工生涯中不仅增长了一定的见识,而且还变得蛮有“知识味”了。或许是她那番颇具深意的话儿打动了久扬茶业的“考官”,或许是她有着那段丰富的经历和阅历吧!不久,她接到了“录用”通知,正式成为了一名“久扬员工”。
    谌满花正式上班了,她每天几乎就是与拖把、抹布、扫帚打着交道,不仅负责着一至四楼的办公公共区域和办公外围区域的清洁卫生工作,而且还兼管了招待所的服务员工作。她每天基本上是早出晚归,风雨无阻,其工作做得很是认真细致到位,原则性也十分的强硬。有一次,一位员工在办公区域里吸烟,吸完之后将烟蒂随手丢在了地上。正在打扫卫生的谌满花一见,立即走上前躬身捡起烟蒂,表情十分严肃地要这位员工按照《公司卫生管理条例》将烟蒂塞进垃圾桶。这位员工被弄得很不好意思,不得不乖乖“就范”,听命于她。
    天降大任于人斯。谌满花自从当了一名保洁员之后,不知是“阴差阳错”,还是公司领导“慧眼视人”,不久还把她“扶”上了保洁工作的“主管”位置上。虽说是一个班组长级的“人物”,而她呢!或许是自己把这份工作看得很重,或许是自己天生就有一种当“官”的瘾吧!既不推脱,也不怠慢,回家后二话没说,就从河对岸的江北举家“迁”到了江南,租用一套廉价民房就“安营扎寨”了。
    常言道: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在工作中,谌满花事事处处总是冲在最前面,不仅每天都提前半个小时上班,安排好工作,而且遇到累活、赃活或自己实在是吃不消的活儿,她还会从自己的家里抓“俘”,让老实巴哈的丈夫“顶”了上来。
    一次,公司总经理吴伟文先生在全厂工作会议上讲,说不管是什么人,也不管他们的职务有多高,他们来厂里视察检查工作,或许不会直接进店喝茶,也或许不会直接进生产车间,但最有可能直接去的地方就是卫生间……领导的这一番话,尤如阴云拨雾,让谌满花坐立不安,深知责任重大。因为她知道厂区卫生工作看似是一件不起眼的工作,可它是何等的关键、是何等的重要呀!她立马带领自己的团队,及时修正了《保洁卫生方案》,提出了“先外后里,先赃后易”的卫生工作步骤,并配合公司《计效考核管理办法》,及时制订了《保洁卫生工作计分考核标准》,从而使全厂的卫生保洁工作步入了正规化、标准化和洁净化的路子,为提高企业形象,获得县政府授予的“洁净化生产示范企业”称号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而今,江南茶女谌满花面对着每天“涛声依旧”的卫生保洁工作,依然激情满怀,精神抖擞,又在描绘着新的蓝图、新的美景。她说:“我是一名极为普通的江南茶女,得来这份工作实属不易,只有扎扎实实、勤勤恳恳地工作,以实际行动来报答家乡的父老,为实现家乡黑茶事业的腾飞尽责尽力,才能真正实现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她说话时,就像是一朵刚刚绽开的花儿一样,露着甜美而又灿烂的笑容……(作者单位:湖南久扬茶业有限公司) 

扫二维码用手机看

Copyright⊙2015 湖南久扬茶业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湘ICP备12005484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长沙